被“抑郁精”附体(一)

你的位置
预计阅读时间: < 1 分钟
患者A:

抑郁症曾侵袭我,占据我、吞噬我,就像藤蔓纠缠着橡树,就像吸血鬼附在我身上,丑恶的吸取我的生命活力,充实他自己的生命。在抑郁的那段日子里,我发现有些恶劣的情绪并不属于自己,而是抑郁症自身的情绪,就先树上缠满了爬藤的叶子。当我试图解脱自己的时候,却觉得灵魂的翅膀被折断,无处可去。日复一日的日出日落,变得没有任何意义。

我被一种力量压迫和控制,仿佛陷入了沼泽,最开始是脚踝不能移动,接着是膝盖也被埋没,然后弯下腰,收缩肩膀,最后我如胎儿般蜷缩,就这样一步步被榨干、被压垮。抑郁的魔爪步步紧逼,摧毁我的意志,粉碎我的勇气,击垮我的身体,直到最后一刻,他仍不挺的啃噬我,我甚至虚弱到无法呼吸。

当时我愿意接受最痛苦的死法,却浑浑噩噩到连自杀的念头都没有。生命中的每一分、每一秒都成了折磨。我的体液彷佛被抽干,于是连眼泪都变成的奢侈品,我的嘴巴也干裂了。我曾以为放声大哭十人最悲痛的状况,后来发现,眼泪流干后的无所适从才是更加深刻的绝望。
患者自述

被抑郁附体后的“鸭子”

悲伤:

悲伤跟“心情不好”不是一家的。当时提到抑郁时,很多人的反应是:哇,那家伙心情不太好了。其实不是,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或是大哭一场,或是睡一觉后,“心情不好”自然会跑开。每次“心情不好”过后,人们都会有种大病初愈的轻松感,而抑郁之后,却只能用“劫后余生”来形容,真是满地狼藉、心有余悸。从另一角度说,这里的悲伤其实是一种不幸感,轻度的抑郁患者可能会哭泣,重度抑郁患者却常常连哭都哭不出来。他们不相信自己或者别人能够帮助自己,会感到彻底地无助与绝望。

僵硬或者亢奋:

如上面当事人地表现:“我被一种力量压迫和控制,仿佛陷入了沼泽,最开始是脚踝不能移动,接着是膝盖也被埋没,然后弯下腰,收缩肩膀,最后我如胎儿般蜷缩,就这样一步步被榨干、被压垮。”许多抑郁者患者都行动迟缓,或彷佛处于某种催眠状态,停留在某个位置一动不动。生活中,由于他们对危险做出的反应太过于迟钝,发生事故的次数也随之增加。

同僵硬正好相反的是,一些抑郁症患者会表现出过度的活跃,如不停的摆弄双手,拍打双手,前仰后合,踱步,像磕了药一般,尽管他们做的这些举动没有任何目的。

文章有帮助吗?
不喜欢 0
Views: 7